" "
当前位置: 主页 > 果博东方开户 >

央視曝光連雲港灌雲縣化工企業排污:海水像醬

时间:2018-04-19 08:46来源:未知 作者:吴博士 点击:
排污!惡臭!爆炸!連雲港灌雲縣多家化工企業無法無天!多段視頻流出,觸目驚心...! 前不久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農村人居環境整治三年行動方案》,要建設美麗

排污!惡臭!爆炸!連雲港灌雲縣多家化工企業無法無天!多段視頻流出,觸目驚心...!

前不久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農村人居環境整治三年行動方案》,要建設美麗宜居的村莊,要主攻農村垃圾、污水治理和村容村貌的提升問題。

農村環境的確值得人們重視,在江蘇省的連雲港灌雲縣,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拍攝到了一些農田里正在發生的污染,場面觸目驚心。

滿目瘡痍!連雲港灌雲縣生態環境遭遇毀滅性打擊

2018年3月9日,記者利用無人機在江蘇省連雲港市灌雲縣進行拍攝。初春時節,田野已經披上了綠裝,一片生機盎然的景象,但當記者降低無人機飛行高度貼近地面飛行時,一個觸目驚心的景象出現了。

農田中的幾條溝渠中淤積著大量污水,這些污水顏色各不相同,水面上還漂浮著一層層白色的泡沫,這些五顏六色的污水填滿了農田裏的一條條溝渠,順著溝渠流向了河道。

不僅如此,農田中大小不一的深坑裏也灌滿了泛黃的污水,這些深坑就像農田中的一道道疤痕,顯得格外乍眼。

這些溝渠裏的污水是從何而來呢?附近村民的態度卻顯得很平淡。村民們説,這裡的污染情況已經持續了很長時間,前來調查環境污染的人很多,但最後都不了了之。村民説這些廢水都是附近化工廠通過暗管偷排的污水。

2017年12月7日當地村民拍攝到的一段視頻顯示,河道水面上一條深褐色的污水帶清晰可見,夾雜著一層白色泡沫的河水,徑直向下游流去。2017年11月8日拍攝的另一段視頻顯示,此刻河道內水已經變成了深黃色。

2017年11月26日,當地村民向環保部門舉報違法排污後,環保部門工作人員現場勘驗,此時河道內的水已經全部被染成深褐色。

村民告訴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除了工業廢水,他們還遭受著化工廢料的侵害。

2017年12月18日,村民在灌河下游擋潮閘下發現了大量被偷排的化工廢料。

當地村民:嗆鼻子,這是把化工廢料排出來的。

村民立刻向當地環保部門進行了舉報,隨即環保工作人員抵達現場,用水桶對污染物進行了採樣,這些灌入瓶中的水黑得像墨汁一樣。

村民介紹説在這河道邊,誰也説不清到底埋了多少根暗管,村民只能發現一根,舉報一根,清除一根,有的暗管埋得很深直通河底,想徹底清除難度很大。

《經濟半小時》記者李雪峰:燕尾港碼頭上游是一個正在修繕的閘口,左邊是一個內陸河,當初河水就是通過這個閘口直接排向了大海,在正前方僅一河之隔的地方,就是臨港産業化工園,調查的過程中,現場的工人説,前兩天在搭圍堰的時候,他們就挖斷了一根這樣的暗管。

化工企業廢水為何不處理?又是如何通過暗管排污的呢?2014年央視記者就曾跟隨環保部門對臨港化工園區企業違法排污進行過調查。

在映山花化工廠記者看到,暗管雖然已經被拆除,但是,仍然可以見到當時暗管的介面,這條從工廠污水處理池通往園區污水處理廠的排污管道上裝了一個閥門,閥門打開,污水就流入園區的污水處理廠,關上閥門,污水就可以全部隨著暗管的方向,直接流向大海。

在排污現場,暗管和閥門設計非常精心巧妙,映山花化工廠為什麼要冒著被追究罪責的風險,私設暗管呢?其實關鍵的核心是為了節約成本,園區內設有污水處理廠,但污水處理廠回收廢水是有嚴格要求的,企業自己必須預處理達到3級排放標準,否則,污水處理廠不予接收。

江蘇省灌雲縣臨港産業園污水處理廠廠長陳守明:花費成本肯定還是比較高的,每噸幾十塊錢吧!

記者了解到,在臨港産業園區,並不僅僅存在暗管排放污水的問題,還存在一些化工固體廢料未經處理被直接埋入地下的現象。

和利瑞是一家生産染料和染料中間體的公司,生産廢料屬於危險污染物,從2011年8月份到2012年2月份,在和利瑞廠房的地下,挖出了10噸掩埋固廢。

這些化工企業非法偷排廢水,隨意丟棄掩埋危險廢棄物,一旦進入地下水和土壤,治理起來非常麻煩。

三家化工園區包圍!重污染讓村民無水可吃無魚可打

化工企業偷排廢水、偷排廢料是一幕幕令人觸目驚心的畫面,村民們説,自打這個化工園區建成之後,他們就沒有好日子。化工廠的違法排污給當地生態環境造成毀滅性打擊,給當地村民生産、生活帶來巨大的影響。

灌河是蘇北地區最大的入海潮汐河流,位於江蘇省連雲港市最東部。2005年以來,灌河口建立了三個化工園區——一個位於燕尾港,另外兩個分別是距離燕尾港8公里和12公里處的堆溝港和陳家港附近。三個化工園區聚集的全部是從蘇南、浙江等地搬遷而來的高污染化工企業,産品包括染料、農藥、醫藥及中間體等。

灌雲縣的燕尾港位於灌河入海口,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優質的海洋環境孕育了品質優良,種類繁多的水産品,尤其是這裡出産的蝦皮更是遠近聞名。然而這樣的景象如今只能停留在這些漁民的記憶中,昔日出海魚蝦滿倉的好時光,因為污染早就已經一去不復返了。

燕尾村村民劉大爺:貝類,原來千把斤,一網,一個多小時,現在的時候,就這個船,昨天出去的時候6個小時拖了20斤魚。

村民:夏天來的時候,海水跟醬油是一樣的。黑的黃的,什麼顏色都有。

遭受化工污染影響的不光是沿漁民,依靠種地為生的村民日子同樣也不好過。

三百弓村與灌雲縣臨港産業園僅一河之隔,村民自家耕種的農田是化工廠排污暗管通向灌河的必經之地。這些年由於暗管爆裂污染農田的事情時有發生。

記者看到,農田裏至今還存有泛黃的廢水,散發著刺鼻的氣味,這片被化工污水淹過的農田寸草不生,為此村民曾找到園區討要過説法。由於找不到究竟是哪家企業,最終只能不了了之。

就在記者在農田裏尋找暗管蹤跡的時候,一片農田裏散發出的一股股強烈刺鼻的氣味引起了記者注意。走近後記者發現在垱水堤坡底下雜草中,一灘疑似化工廢料一樣黑乎乎的東西正在散發著一陣陣惡臭。這些污染物夾雜著黃色廢水一直流進了農田,田裏沿著廢水排過的區域,莊稼都已經停止了生長。

化工污染不僅影響了村民的生産,也困擾著村民的生活。三百弓離臨港化工園區僅一河之隔,化工廠排放出刺鼻難聞的氣味常年籠罩著三百弓村。村民形象地形容那個氣味即像“爛菜葉”,又像“洋蔥頭”,有時還有“消毒水”的味道,尤其是夜晚廢氣的味道更濃烈。

化工企業違法排污導致這裡的地下水受到污染,8年前,三百弓村的井水已經無法飲用,無奈之下村民只好購買桶裝水飲用,直到4年前村裏才用上了從外地輸送來的自來水。

污染最高超標50倍多家化工企業事故頻發,村民心痛...

臭氣熏天,污水橫流,廢料亂埋是灌河口生態環境的真實寫照,這些化工園區為何在這裡設立? 又為何能夠這樣肆無忌憚的排污呢?

江蘇省擁有的黃海海岸線長達953.9公里,從鹽城到連雲港的蘇北海岸線佔了其中的大部分。近10年的時間裏,在這條海岸線上,已經涌現出近10個沿海化工園區。化工業之所以“青睞”蘇北沿海地區,是因為長三角地區一些重污染化工企業,在當地政府的驅逐下急於尋找落腳點,而蘇北欠發達地區則將此視為發展經濟的大好機會。化工業投資週期短、見效快,一些地方之所以將這些高污染企業引進來,主要的目的還是拉動經濟。

當地村民:請人家企業千方百計到這兒來,寧可毒死,不能窮死。要不然經濟搞不上去呀,對不對。

“寧可毒死,不能窮死”成了當地百姓對化工污染調侃的一句口頭禪。其實多年來,對於這三個化工園區的污染問題,媒體報道、行政處罰從未斷過。

2016年11月15日,中央第三環境保護督察組向江蘇省反饋督察情況,督察發現,灌雲縣臨港産業區化工集中區現有125家企業,全部為規劃環評明確禁止、限制或嚴格控制的農藥、染料、中間體類項目。連雲港市灌雲縣臨港産業區、灌南縣化工産業園區企業違法排污問題突出,周邊地表水污染嚴重,七圩閘和大咀大溝化學需氧量分別超過地表水Ⅳ類標準約50倍和8倍。

督查組責令地方政府迅速依法依規嚴肅責任追究,對於督察中發現的問題,要責成相關部門進一步深入調查,理清責任,並按有關規定嚴肅問責。

2017年4月,江蘇省對外公開中央環境保護督察整改方案,方案中明確指出通過健全地方環境法規和標準、有效落實網格化環境監管體系、完善環境司法聯動機制、建立控制污染物排放許可證制度、實施工業污染源全面達標排放計劃、加大聯合懲戒力度等措施,嚴厲打擊各類環境違法行為,促進環境守法成為常態。

在如此嚴厲的整頓打擊之下,灌雲縣臨港産業區、灌南縣化工産業園區的現狀又是如何呢?2018年3月,記者首先來到了燕尾港化工園區,園區裏聚集著印染、農藥、醫藥、化工等123家高污染企業,記者通過無人機觀察整個園區很安靜,人員車輛稀少,路旁只有幾名工人正在忙著維修管道。

工人介紹説為了消除安全隱患及減排的需要,園區內拆除了企業的燃煤鍋爐,統一使用附近電廠的熱源供熱生産,雖説企業年前就已經停産了,但園區內至今還散發著一陣陣刺鼻的氣味。

2018年3月,記者前往灌雲縣堆溝化工園區進行走訪,這是無人機在通往灌南化工園區公路上拍攝到的畫面,從園區方向駛來上百輛運送化工産品的貨車在公路上形成了一條巨大的長龍,一眼望不到頭,儘管當天颳起了4、5級的大風,但化工園區上空仍被一層灰濛濛的煙氣所籠罩著,在晴朗的天空映襯下十分明顯。

灌南化工園成立於2006年,是蘇北地區唯一的省級化工園區,園區內聚集著醫藥、農藥、印染、化工、鋼鐵企業上百家,記者剛一進入園區,一股股刺鼻難聞的怪味撲面而來,令人喘不過氣來。

大量污染型企業不僅污染了環境,由於缺乏監管,企業安全事故頻發,2017年12月9日淩晨2時20分左右,灌南化工園區聚鑫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四號車間內發生爆炸,爆炸引發臨近六號車間局部坍塌。該事故導致10死、1傷。由於多年生活在這裡,對於化工廠爆炸村民早已見怪不怪了。

小賣店老闆:我們都習慣了,原來一炸,轟一下,跑,現在炸死了我也不跑了,沒得跑,跑什麼。

村民介紹説由於當初園區規劃不到位,許多村莊就位於園區內,一旦爆炸或毒氣泄漏,後果不堪設想。

如今這些位於化工園區內的村莊已經拆遷,留下的是一片片廢墟,記者在灌南化工園區大嘴村拆遷的空地上看到,已經開始有工人施工了,再過2年時間這裡將建起兩家更大的化工廠。燕尾村拆遷後,土地也開始動工進行整理,準備再次開發利用。在村民眼中化工園區的産業越做越大,“廠進村退”已經是一個不爭的事實。

燕尾港村民:現在化工廠進,老百姓退,不退不行了, 不退,我的生命、我的身體健康受到威脅了。

燕尾村基本已經拆完了,絕大數居民搬進了西北方向、距出境口5公里處的新城。由於上風口,除了刮南風還能聞到化工臭味之外,平日很難聞到,居住環境也得到了極大的改善,但村民對於近在遲尺正在修建的新工業園區,又有了新的擔憂,再過若干年這裡是否會重蹈覆轍?“廠進村退”的現象會再次發生?

半小時觀察:環境污染誰之責?

看完央視財經《經濟半小時》記者的調查,相信所有的人都在發出一個疑問,這究竟是多麼重要的一個化工園區,不顧當地百姓的呼聲,更不在乎媒體的多次曝光。還有誰能管得住這些污染企業?這樣的環境污染事件,究竟應該誰來承擔責任?這些疑問,當地百姓和媒體,都將等待著答案。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内容:
男子买车要求女销售陪睡 Apple Watch更多细节曝光: 《大王不容易》片尾曲 综述:日媒曝光“毒气岛 身分在一年后才曝光!